• <tr id='06EN7zzV'><strong id='06EN7zzV'></strong><small id='06EN7zzV'></small><button id='06EN7zzV'></button><li id='06EN7zzV'><noscript id='06EN7zzV'><big id='06EN7zzV'></big><dt id='06EN7zzV'></dt></noscript></li></tr><ol id='06EN7zzV'><option id='06EN7zzV'><table id='06EN7zzV'><blockquote id='06EN7zzV'><tbody id='06EN7zzV'></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06EN7zzV'></u><kbd id='06EN7zzV'><kbd id='06EN7zzV'></kbd></kbd>

    <code id='06EN7zzV'><strong id='06EN7zzV'></strong></code>

    <fieldset id='06EN7zzV'></fieldset>
          <span id='06EN7zzV'></span>

              <ins id='06EN7zzV'></ins>
              <acronym id='06EN7zzV'><em id='06EN7zzV'></em><td id='06EN7zzV'><div id='06EN7zzV'></div></td></acronym><address id='06EN7zzV'><big id='06EN7zzV'><big id='06EN7zzV'></big><legend id='06EN7zzV'></legend></big></address>

              <i id='06EN7zzV'><div id='06EN7zzV'><ins id='06EN7zzV'></ins></div></i>
              <i id='06EN7zzV'></i>
            1. <dl id='06EN7zzV'></dl>
              1. <blockquote id='06EN7zzV'><q id='06EN7zzV'><noscript id='06EN7zzV'></noscript><dt id='06EN7zzV'></dt></q></blockquote><noframes id='06EN7zzV'><i id='06EN7zzV'></i>

                想象力是科研的“实在因素”

                福建成人高考新闻门户

                2018-11-29 20:46:04

                想象力是科研的“实在因素”(科技杂谈)

                “异想天开”往往能为科学探索提供鲜活的命题和无限的遐想空间,把“异想天开”与严谨的科学求证结合起来,可能会取得更多原始创新的突破

                日前,《自然》杂志在线发表了一篇论文,描述的是中国科学院覃重军研究团队与合作者在国际上首次人工创建单条染色体的真核细胞,创造了自然界不存在的全新生命。有意思的是,这个被认为是继原核细菌“人造生命”之后的又一个重大突破,最初源于覃重军5年前一个大胆到近乎“疯狂”的猜想,尽管当时很多人觉得他就是在异想天开,但如今这个“异想天开”却成为了现实。

                其实,在科学研究领域,像覃重军这样的“异想天开”不妨多一些。科技史一再证明,一些“异想天开”往往是科学探索的起点,不少科学发现来源于此。150多年前,法国科幻作家儒勒·凡尔纳曾在自己描述宇航生活的作品《从地球到月球》中写道:3位探险家乘坐在一枚大炮弹里飞上了月球。后来,有科学家受“乘炮弹飞上月球”的启发,写成了世界上第一部研究以火箭解决星际飞行问题的科学著作。

                爱因斯坦曾表示,“超出人们寻常思维习惯的想象力,比知识更为重要,因为知识是有限的,而想象力概括着世界上的一切,推动着进步,并且是知识进化的源泉。严格地说,想象力是科学研究中的实在因素。”“异想天开”同样具备想象力的元素,这种看似不符合常规的想象力在人类社会发展中发挥过重要作用,它能为科学探索提供鲜活的命题和无限的遐想空间。尽管在实际生活当中,异想天开常常被认为是脱离实际、好高骛远,但对科研人员来说,多一点“异想天开”,往往意味着不局限于固有模式的限制,大胆地去想象,进而有可能迸发出创新的火花。

                当然,在科研上光是“异想天开”是万万不行的。“异想天开”只是提供一个设想,而设想只是对问题的一个超前、大胆的预测,必须靠实事求是的科学态度和严谨的科学手段加以证明。实现创新突破的覃重军也一再强调自己的“大胆猜想”,是经过了一系列严谨的科学实验才最终得以成功实现的。

                想象力帮人们打开一扇扇未来之门,但要靠理性来选择其中正确的一扇。把“异想天开”与严谨的科学求证结合起来,我们或许会收获更多的惊喜,取得更多原始创新的突破。

                吴月辉